白枭枭枭枭

【银博七夕19h/24h】矛盾螺旋(银×男博)

我来丢脸了……没有写出心目中银博之间那种感情

有机会再补点……

ooc注意,过去捏造注意,银灰出场较少注意,大量恋爱脑注意

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全文4500+

部分文字来源于银灰的人事档案

上一棒 @暮雀

下一棒 @口古口古木登

1

博士最近感觉自己有一些奇怪。

不知从何而来的影象变成一个个小气泡混杂着奇怪的话语在夜半时分侵入他的梦境。他怀疑这是他以前的记忆,但是每每博士在梦里对着这些虚无缥缈的气泡伸出手时却又会激起他脑中某一区域的悲鸣,这导致他总是会从梦中惊醒,看着窗外天空思考良久。

他也会在战争的间隙抓住机会询问着罗德岛的明面领导人,那只棕色的,挑起不符合自己外貌的重担的奇美拉,他要多久恢复记忆。而收到的回答虽然言语多变,但透过现象看本质,总结起来也无非一句话:基本不太可能恢复。阿米娅说得遮遮掩掩,但博士虽失忆,仍旧保留了以前的大脑。凭着只言片语推测整件事情的经过并不是很困难。

其实客观来说博士并不比以前的他差,虽然丧失了部分外交能力,但作为一个指挥官的操守仍旧镌刻在大脑中,以前的研究成果也在一次次与熟悉事物的接触中渐渐浮现在脑海中。

但是总是不太对劲。

2

博士的工作状态无疑是自毁式的。在做梦以后则更为明显。

他一旦有关于治愈矿石病的灵感,就会没日没夜的在自己的实验室忙碌,没人能进去也没人会进去。盲目地闯进去毫无疑问会激怒博士,万一气出什么病更不是好事。罗德岛的干员都是关心着博士的,但他们也只能在外面默默地料理好岛上的一切事项,留给博士一个安心工作的空间。

于是博士于干员之间就自然而然的形成了这微妙的平衡。凯尔希与阿米娅采取过强硬的解决方案:

收起博士的至纯源石让博士无法使用神秘的源石技艺来补充理智

结果博士贿赂了以华法琳为首的一帮医疗部干员偷偷制造出了应急理智顶液

强制没收理智顶液

博士就通过直接吃芥末的自残方式来榨取自己脑内的一点点理智

最后只能放任这微妙的平衡保持下去,代价是燃烧博士。

3

喀兰贸易的到来被放在了一个平静的午后。

喀兰贸易的董事长,谢拉格命脉的控制者就裹着一身风雪走进了罗德岛的会议厅,身后跟着两个心腹与调皮的小妹。

虽说博士的外交能力已经随着他的解冻清得大半,但作为罗德岛内的重要人物也还是要礼貌性到场,顺便学习一下外交手段。

两个组织之间的合作前期在还算和谐甚至有点愉快的氛围中度过了,但在这即将结束的瞬间,仿佛空气中已经在回荡着《难忘今宵》的瞬间,凯尔希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整个会议室瞬间充满了火药味,两方人瞬间绷紧了神经。凯尔希医生直截了当地终止了会议的继续。

“抱歉希瓦艾什先生,罗德岛一方有些急事需要处理,此次会议只能暂时开到这里。”

凯尔希不容他人反驳,干脆地表达了话语。

博士有些无措,虽然他只是旁观者,但也一直捏着一把汗,他的目光在在场的人中打着转,不知应聚焦在谁身上。此刻谁都是主角,也是配角。

意外的,当博士的目光飘到那位希瓦艾什先生上时,后者留给他一个浅浅的笑。像是冰雪初融,又似乎是春风拂面,总之博士形容不出来,唯一能说的就是他并不是只是为了留下一个“无礼”的标签而塑造出的商业性微笑,而是真真切切地对博士笑了。

虽然博士不记得他还见过这号人。

“好吧,那么这次会议就到这里吧。”他站起身,礼貌地向在场的人示意。

“告辞。”

他把一身冰雪带走了,留下了罗德岛答应接受的患者崖心与两个心腹,这是早在合作初就谈好的条件,并没有因为凯尔希医生的闯入而改变。

4

喀兰贸易将罗德岛的博士指定为了唯一的对接人,这意味着博士以后需要独自直接与喀兰贸易董事长接触。凯尔希极力反对博士与对方的接触。

罗德岛内部干员也直接分成了两派:支持与不支持

两方人争执得火热,处于漩涡中心博士却微妙地走了神。

他灵活的大脑此刻像是年久失修,齿轮与齿轮间嘎嘎作响,却又努力转动着。放映机一遍遍播放着那个笑容,像一个药引,勾出了一些从前的记忆。

“我同意成为喀兰贸易的对接人。”博士开了口,干涩的喉头让他的嗓音变得沙哑。

我一定是疯了。

但我不想放过以前的线索。

博士现在像是一个迷途的旅人,有什么东西为他点了一盏灯。

一盏路灯,不知通向何方的路灯。

像是沸腾的水的争吵声停了下来,博士就是那个灭掉火的人。

“我考虑好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既然当事人都决定,其他人也没有驳回的理由。阿米娅拉着凯尔希独自聊了很久,最后,这位倔强的女性败下阵来。

“鉴于实际目的不明、合作态度暧昧等理由,建议在交流中持保守态度以杜绝额外风险。”

5

博士又做梦了。

梦境中他成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教授。

一切都是宁静的。

他有自己的房子,有自己的事业,甚至有自己的猫,一只奶茶色(他不知道是什么,大脑就是无端浮现出这个词语,或许这就是大脑的神奇之处吧)的短腿猫猫。

他喜欢穿着休闲装窝在朝阳的大落地窗下的懒人沙发上用智能终端写关于源石病研究的论文,猫就窝在旁边睡觉,时不时用头蹭蹭他的脚踝。他会笑着腾出一只手刮刮猫猫的下巴,猫猫也会十分给面子地叫一声,软软地。

午后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室内,为博士镀上一层金边,一切和谐而又温暖。

没有整合运动,也没有天灾。

大门被人敲响了。

博士打开门,外面是长长的走廊,走廊尽头是一个少年。

他听见自己说了什么

少年回过头来。

他醒了。

凌晨3点。

那是……谁?

博士死死压着自己的头,指甲盖泛起一层白。他第一次那么绝望。

6

喀兰贸易的董事长加入了罗德岛的编制,成为了罗德岛的干员。

这令人难以置信,但也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想象一下,一个能与你平起平坐的人,突然就成为了你的“手下”,接受你的指挥,什么感觉?

糟透了。

至少对于博士是这样的。

这位银灰(他为自己定下的代号)先生实在是怪异。

他是少数不以“博士”来称呼自己的人,取而代之的是“盟友”一次,直接了当的表明了了二人之间的关系。可银灰却又对自己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以至于有时的某些做法在博士看来似乎已经超出了“盟友”这个微妙的临界点。

罗德岛的助理采取轮换机制,理所当然的,银灰也会被安排进体制。博士曾认为这在某些方面对这位大人有些怪异,他也批准了银灰成为体质中的特例。但银灰只是拒绝了博士的好意,在到他时自然而然的履行“助理”这个职位的职责。

他了解博士一些未曾向他人表明的小习惯,甚至精确到了博士习惯在咖啡中加几片方糖。有时博士甚至会有些不知所措,某些时候,他感觉银灰比自己更了解“博士”。

“我们……从前认识啊?”

又是一个银灰执勤的时间节点,博士喝着银灰从基建咖啡厅顺来的焦糖玛奇朵,模仿着梦里的他窝在懒人沙发上(从干员宿舍顺来的,不知为何很多干员都不喜欢坐这个玩意)问出了这个问题。

银灰手上的动作出现了一个短暂的停顿,像是突然卡了一下的机械。

“是的。你没什么变化啊,我的盟友。”

真的……没有变化吗?博士此时此刻如同坠落在了一片星海中,晕头转向。

7

梦境,又是梦境。

博士简直恨透了这虚无缥缈的无力感,却又妄想着过上梦里的生活。

一切都复刻了上次梦境的模样,甚至细节也被修饰得更为清晰,他甚至能分辨出他家地板的纹路。

叩门声又再次响起,打开门,又是那个少年,不同的是博士看清了他的脸。

他是……!?

博士又一次从无边的梦境中清醒过来,药剂的副作用又一次叨扰了他的“美梦”,该死的偏头痛。

8

银灰减轻了博士的许多负担,这让很多干员对他有所改观,但比大多数干员更多虑、更熟悉阴谋与政治手段的另一些干员,则都对银灰的目的感到怀疑。

毕竟这个人没有任何理由需要呆在罗德岛,就算是为了他的妹妹,但为了这个离开谢拉格实在是说不通。

于是传言就自然而然出现了:银灰真正感兴趣的,就只有罗德岛制药本身的价值,以及被他当作旗鼓相当的对手的博士......

凯尔希多次警告博士不要靠近这危险的存在,这个男人是雪豹而并非是普通的猫咪,不是博士能招架的。

“我有分寸,谢谢您凯尔希医生。”

博士只是温和地回复了凯尔希医生的忧虑,又重新着手准备下次作战的计划。

9

银灰直截了当地打破了博士与干员之间微妙的平衡。

每当博士尝试在银灰眼皮子底下没日没夜的加班时,银灰总是使用各种手段直接阻止博士一切补充理智以便工作的举动,且碍于情面博士只能乖乖睡觉,也没法对这位董事长提出异议。此举有效提高了各位干员对银灰的好感度,博士的脸色也比先前好上几分。

似乎从前也有人这样对他呢……博士抿了一口咖啡,微微苦涩的感觉刺激着他的神经,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

有的干员私底下聊着八卦时就会被碰到,当然博士并不会阻止她们。在末世的混乱中总得有一种放松身心的方式,就像要定期给机器上油一样,干员也需要休息放松。

突变就在此刻发生。

在场的干员突然全部起身,将博士围在了中间。为首的人就这么问出了一个能直接将博士大脑死机的灵魂问题:“博士你爱银灰先生吗?”

他至今忘记了自己是怎样表现,只知道他最后落荒而逃,直接将自己关在房间里。

“这是爱吗?我爱着银灰吗?”

自己的大脑中一遍遍回放着银灰的模样:围剿整合运动行事干净利落,会留给自己真实的笑,会为自己带一份咖啡。

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冲破大脑的禁锢……

他回想起在维多利亚的暖阳,奶茶色的猫猫,软软的沙发,一篇篇论文背后,一个少年贯穿了这一切。他坐在走廊尽头,手中抱着猫,面孔逐渐清晰。

博士听见自己大声喊着:

“恩希欧迪斯!”

整个场景一下子破碎,碎片化作句句言语:

“老师,我是恩希欧迪斯,以后请多指教”

“我一直仰慕着老师”

“……”

时间最终定格在最后

“我也爱你……对不起”

这是他说的。

10

再次清醒已经是日落西山了。

博士疯一般地冲出房门,跑过罗德岛的条条走廊,略过许多试图与他打招呼的干员,冲向甲板。

那个人一定在那里。

甲板上风不算大,银灰迎着风站立,像一尊风雪中屹立不倒的冰雕。丹增在他身边飞着,肆意地感受着自由。银灰好像是没有变的,看着他就还会让博士回想起那个少年。

但其实双方都变了,变得彻底。

丹增长鸣一声,落在银灰抬起的肩膀上。银灰回过头来看着他,长久地看着他。明明是在看自己,却总觉得银灰在透过自己望向过去的那个“博士”。

现在博士开始怨恨过去的自己了。他轻易俘获了一个人的真心又将他抛弃,虽事出有因,但也无法抹去对他人的伤害。最后留下他来收拾这个残局,自己就当个撒手掌柜,睡大觉去了。

谁曾想,博弈的双方有一方动了真心。

“恩希欧迪斯。”

银灰的心中似乎燃起了希望的火焰

“老师!我……”

博士头也不回地跑了。

你真懦弱!博士对自己大喊。事实证明,动了真心的,是他。但恩希欧迪斯爱的是以前那个博士,那个养着猫的大学教授,而不是他这个懦弱不堪,一无是处的罗德岛的博士。

恩希欧迪斯在透过自己怀念过去,而不是真实地爱着他。回忆像潮水,直接把博士拍死在了岸边。

博士残忍的拒绝了银灰的心意,这对双方来说都是无比痛苦的,但博士认为合适得很,毕竟自己并不值得被爱。

11

双方陷入了一个死局。

二人心照不宣地走回了“盟友”这层关系,没有丝毫的暧昧,恋情没有开始就结束。没有人再阻止博士燃烧自己的生命了,一切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博士甚至觉得二人就应该这样下去,虽然无比尴尬,在博士看来却是最好的结局。这份恋情本就不属于他。

变故乍然惊现。

博士又倒下了,毕竟一个人的精力终归有限,这也是在所有干员的意料之中。医疗部甚至有

些习以为常,毕竟她们见惯了这位倔强的博士的脾气。也不是没有试过阻止,但不是每个人都像银灰那样能用神秘力量让博士除了无能狂怒就只能乖乖休息的。

于是银灰就被派去照顾博士了。

这便是博士一醒来就能看见这位喀兰董事长的原因。

“你在这里做什么……”博士不安地攥紧了身上的被子。

“她们叫我来照顾你。”银灰将手上的饭菜放在桌上,不知想到什么,长叹一口气,“老师,我……”

“银灰”博士打断了他,“不需要再叫我老师了,我已经不是你的老师了。”

“况且……值得你爱的是从前的博士,并不是我”

“你在拘泥于过去吗,我的老师?我只有唯一的答案……”

“我永远爱着你,我亲爱的博士。无论你记不记得我的过去,我爱着你的一切。”

12

大家听到的那些故事,我觉得并没有那么可怕。许多人都有着自己的生活轨迹, 因为遭遇种种事情而改变, 真的再正常不过了。

因此,我不希望大家把银灰先生当作一种威胁。

毕竟这是博士自己的选择。

by 阿米娅

我好辣鸡🐔

烂尾了